十景缎 第一百四十二章

    时间:2018-06-14 大厅之上,皇陵派男弟子个个目不转瞬,直盯着渐趋失神的紫缘,眼见她软坐在地,蹙眉忍耐,髮际和肌肤点缀着滴滴汗水,纤细娉婷的 体态越发显得迷人,都不由得心跳如狂。
      紫缘只觉眼前阵阵昏眩,双腿之间渐感温热,被爱液所浸濡的白纱,已经慢慢没了掩蔽之效,下面透着些许乌黑的阴影。她羞急之下,只 能併拢着腿,用手遮挡。虽然如此,那似清似稠的水流还是沾满了她的大腿根部,旁人虽然看不到,紫缘自己却清楚知道,霎时羞得面如桃花 ,但仍紧咬下唇,不肯再发出任何声音。
      但是身体里那股燥热不堪的感觉驱之不去,汗滴从她通红的脸颊上不住滑落,咽喉里似有一阵逆气冲将上来,令她只想放开声音,大声呼 喊呻吟。
      紫缘乍觉心神恍惚,急忙伸手摀住了嘴,总算没有发出吟叫声,但是也已浑身颤抖,胸口剧烈起伏。
      这时康绮月已停下琵琶弹奏,莫非是悄悄走到紫缘身后,弯下腰去,在她耳边呵了口气,轻声道:「别勉强啦,你那儿不是湿透了吗?身 体里空蕩蕩的,是不是很难受呢?好姑娘,你就乖乖听话,我们非但不会伤害你,还会让你好舒服,好舒服呢……」说着十指在她颈后轻轻一 抹,又呵了口气。
      这几句话轻轻淡淡,却是如赋魔力,字字勾动紫缘心弦,令她脸颊发热,越听越羞,再被莫非是指尖轻拂肌肤,突然克制不住自己,一点 喘息声从她喉间溜了出来:「啊……呃……啊啊……」
      这声音只带着三分娇媚,却有七分彷徨,听在皇陵派众人耳里,真是说不出的心痒难搔。莫非是淡淡一笑,飘然退开一旁。此时紫缘身上 已是汗水淋漓,肤色泛着樱红,眼神朦胧难耐,身子摇摇晃晃,几乎便要躺卧在地。
      忽见她樱唇微颤,一阵迷迷糊糊的声音传出来:「文……渊……渊……」
      龙驭清冷笑道:「这」罪恶渊薮「的所在隐密之极,文渊那小子便有通天本领,也不能来此救你,更没其他人会来救你。你不必徒作挣扎 ,识相的就快快顺服,否则的话,哼哼,哼哼!你曾经受过被人姦淫的滋味,也不想再试几次罢?」
      紫缘身子一震,低着头,双肩不住颤动,轻轻喘了几声,忽然猛一甩头,右手一掠髮鬓,一头乌云绸缎般的长髮散了开来,飘然飞舞,披 垂在胸前、肩上、背后,和白皙的肌肤互为辉映。
      她紧握右手,闭着双眼,阵阵混乱的喘息似乎透露着她已经失去了最后的矜持。龙驭清心道:「这小姑娘终于支持不住了。」才刚向前走 出一步,忽见紫缘右手微一抬起,额前髮丝稍稍掠起,目光忽然一片明澈,指间闪着一点黄澄澄的亮光,却是她髮鬓上的一根金钗。
      倏忽之间,紫缘右拳用力下击,霎时一股血线涌了出来,金钗已刺入她右边大腿,殷红的鲜血汨汨而流,染红了白纱一片。这一下出人意 料,众人无不吃惊,龙驭清双眼一睁,更是惊讶。
      紫缘紧咬着唇,显是极为痛楚,手腕一转,刺在肌肤里的半截金钗跟着转动,一旁纱衣上的皱褶全是血红。只见她紧蹙眉头,柔嫩的下唇 几乎也要咬得渗出血来。
      她缓缓拔出金钗,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胸口虽仍因先前剧喘而微微波动,脸上神情却已宁静下来,不复之前的羞红,反而显得有些苍白 ,双眸望着龙驭清,低声说道:「君子欲利而不为所非,龙先生,你是文公子的前辈,用这种手段,不觉得有辱身份么?」
      龙驭清原以为紫缘早该放弃抵抗,没想到她宁可自伤身体,藉着疼痛使神智清醒,也不肯屈服自己,被她静静地直斥其非,一时竟瞠目结 舌,难以发怒逞威,不由得又打量了眼前这个柔弱的姑娘一阵,说道:「你的脾气倒是硬得很。可是你身上药力未除,待你腿伤痛楚稍减,又 受药力煎熬,势必忍受不住,瞧你还能逞强?」紫缘轻轻地道:「等一下要是我又受不了,我还可以再刺。既然没有人能来帮我,那便要自己 救自己。」
      龙驭清见她右腿一缕鲜血顺着肌肤流过脚踝,滴在地上,虽然只是皮肉之伤,但是瞧她以钗刺腿时的果决,此刻言语坚毅宁定,心中略一 沉思,盯着紫缘,冷冷地道:「要整治你的方法,也不只这一样。你要是当真聪明,刚才应当刺的不是大腿,而是喉咙。你只要不死,龙某人 自能逼你乖乖听话。」紫缘轻轻摇头,说道:「我不会自杀的,无论你怎么对付我也不会。」
      龙驭清道:「为什么?」
      紫缘微微一笑,轻轻阖眼,默默不语半晌,睁开了眼,才说道:「龙先生,你早打探过我的事了,是不是?」龙驭清瞪了她一眼,并不回 答。紫缘说道:「以前,我的确有过寻死的念头,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有一个人,我想跟他在一起,又有了很好的朋友,他们对我而言,都 是很重要的人。我如果就这么死了,实在对不起他们,也太藐视自己的生命了。遭遇了从前的苦难,我还是这样过来了,现在又怎么能轻易言 死?」
      她这一番话说来,神色如常,之前被春药迷乱摆布的情状,彷彿全是不相干的事,面对威震武林的皇陵派掌门,却全无畏惧之态。龙驭清 冷笑一声,道:「你倒很会说话,想得却也挺美。你沦落风尘,早非清白之身,文渊身边又不是没有美貌姑娘,难道真会把你放在心上了?当 真是一厢情愿,癡心妄想。」他刻意刺激紫缘,欲使其心情激荡,不能自制,紫缘却淡淡一笑,说道:「相交贵在知心。我知道文公子的心意 ,那是不会错的。」
      龙驭清顿感词穷,只能狠狠瞪着紫缘,惟见紫缘双瞳清幽如水,不复见惧色。
      紫缘静静地伫立当地,腿上伤口血液渐凝,已不甚疼痛,药力似乎一时也并未再发,呼吸舒缓平顺,一如平时。
      两人对立良久,龙驭清哼了一声,一挥手,说道:「带她下去!」
      那坐在虎皮大椅上的蒙面人一直不发一语,亦无任何动作,只在此时点了点头。莫非是拍了拍手,厅旁屏风后走出两个裸体女子,都是披 头散发,神情畏缩害怕。莫非是轻轻微笑,摆了摆手,娇声说道:「你们带紫缘姑娘去休息,给她换件乾净的衣服,给她吃点东西,可别欺负 她呀!」
      两名裸女唯唯诺诺地答应,带着紫缘从屏风之后离开大厅。莫非是转过身来,朝那蒙面人轻轻笑道:「老大,这位紫缘姑娘好可爱,我越 来越喜欢她了,嘻嘻,嘻嘻!」
      那蒙面人仍不说话,面罩眼缝中的目光却突然一盛,扫向莫非是。莫非是笑了一笑,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龙掌门,您还要不要 继续问她呀?您多留几天,要是还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可要带她去赴宴啦,那就问不成了呢!」
      龙驭清双眼一瞪,缓缓踱步,说道:「我堂堂皇陵派掌门,岂会奈何不了区区一个烟花女子?哼,哼!」他望向一旁那座上老者,说道: 「穆先生,依你所见,此女如何?」
      那老者一捋鬍,点了点头,道:「很好,很好。这」文武七絃琴「中的妙诣,说不定此女当真能够为我等释疑。」说着拿起椅旁琴囊,取 出一张古琴,拨指一弹,登时「铮」地一声巨响,整个厅堂回音嗡嗡不绝,为之震动。
      上一回的安排,有许多不同的反应,方寸光在此真的十分感谢。
      首先说明一下,上回紫缘有惊无险,并非因应读者要求,这是我本来的想法。
      如果因为读者的要求申诉而任意改变剧情,那是很没节操的行为,这在着名漫画之中很常见,我是得到不少殷鑒了。LOL 而且,这样也会 导致整体的剧情受到影响,以十景缎写了百来回的架构,我是不敢做这样无谋举动,让自己在后面补剧情漏洞的。LOL
      我个人觉得,冲击性的剧情不见得要「製造遗憾」。遗憾是勾动读者心情的写法,但必须有其意义。我并不想把紫缘塑造成完美的形象, 所以一开始的设定,就是她已经失身。而她后来的个性表现也是从这个缺憾上发展出来的,效果如何就看各位的观点决定了。
      上一回里,龙驭清的目标本来就不是紫缘,剧情这样进展,应该还是合理。
      当然这是我自说自话,大家自有不同看法。LOL 这里要说的是,我希望震动人心的手法,不只是製造强姦跟死亡而已,也不是说故意避免 ,而是想求进步罢了。
      的确我不是职业作家,但是可算在朝职业的能力挑战,诸位的指点我会铭记在心,感谢感谢。
      有点冗长了,这就请看本回内容,照例请多多指教。LOL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琪琪色原网站 日夜撸_欧美色色_色五月激情五月_淫色小说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