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三章 出奇不意

    时间:2018-01-14 当晨曦的第一缕光芒照在任丘城的城主府时,一骑快马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大人,昨夜青峰山的山贼众袭击了一个村庄,我军的一个百人小队被偷袭,全队被击溃了!」
      叶天龙刚刚从于凤舞那温暖的香闺出来,心中还留着甜美的感受,但这一则战报好像是一盆冷水浇到头上,顿时让他清醒过来。
      登上城楼,庆计和左岛近他们也已得到消息,纷纷赶来。叶天龙极目望去,任丘城的东北方向,也就是青峰山的南面,有一大团浓黑的烟雾笼罩在一个村落的上方。
      「这是山贼的报复!」左岛近的脸色十分凝重:「那一支百人队是被派去準备进行招募工作的。」
      叶天龙压下心头的怒火,先派崔望前往安阳联繫那里的自卫团,然后带着一班将领到了被山贼袭击的村落。
      这是一个美丽的村落,却因为山贼的肆虐而成为一片焦土,全村的数百口人将无法生活。
      看到这样的情景,叶天龙当下传令给每一户人家发放钱粮,帮助他们重新建立家园。因为在攻陷任丘城之后,火娘子的盗贼联盟多年来的积蓄也全部落到了叶天龙的手中,所以他花起钱来是相当的大方。
      反正是慷他人之慨,叶天龙花起钱来是一点也不心疼。在之前的赏赐中,叶天龙出手的大方程度让他的部下是欢欣鼓舞。再加上这次的事件,产生的效果就是让他的好名声传遍了青州,当他招募士兵的时候,报名的人非常踊跃。
      回到任丘城,叶天龙马上着手实施对付青峰山贼的方案,他一方面将各村镇的民壮组织起来,组成不在编製的乡勇,加以军事训练,严密监视山贼的行动;另一方面雷厉风行地执行严明的法令,惩治各种违法行为,庆计的红色枪骑兵又开始大显身手了,前身为东督执法队的他们因为做到了一视同仁,从而深得人心。
      因为就连那些参加乡勇的民壮也都可以拿到一定的薪水,如果加入军队的话,薪水更加可观。这样豪爽又公平的领主,自然是深得任丘民众的喜欢。他的军队在短短的几天里面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其中庆计的枪骑兵成为最热门的队伍。
      自从成立乡勇后,山贼也来骚扰过几次,但只要看到山贼的队伍,乡勇马上会敲响警报,同时会严守村寨,等待叶天龙的军队前来救援。
      因此,小股的山贼根本无法讨得好去。
      叶天龙他们就是用这样的围困计划来对付山贼,尽量缩小山贼的活动範围,好把山贼们逼下青峰山,使得山贼失去青峰山地形複杂的优势。
      临河大捷的消息传到帝都艾司尼亚,众人对于叶天龙更是大为讚扬,安德列三世破例将天龙军团的封号赐给叶天龙,允许他组建自己的军团。
      这可是本朝法斯特帝国第三个以军团长的名字命名的军团,这一支军团的成立意味着叶天龙在法斯特军界的特殊地位,第一个由东督出面组建的军团,加上东督本身对帝都的强大影响力,对于法斯特的权力分配上出现了一些偏差。
      虽然军部有不少的人士对此持反对意见,认为和法斯特的体制有冲突,但安德列三世的旨意毫无转圜的余地。
      「这位军团长大人到底还受不受军部的节制呢?」
      军部的不少人发出这样的牢骚,看到皇帝陛下对叶天龙的态度,有些人已经在怀疑这位官运亨通的东督大人真的有可能会出任帝国大元帅一职。
      但对于叶天龙来说,他现在可没有功夫想这些事情,虽然得到了一个军团的称号,但他的部下却只有二万多名士兵,和法斯特别的军团相比,规模小得可怜。
      而且这二万的士兵中,只有三千的骑兵,还有二千是僱佣兵,剩下的一万五千名士兵全部是步兵,这些也是他好不容易招募来的,因为安德列三世只给他军团的名号,却让他自己组建整个军团,加上国内的大部分军用物资全部调到武安的前线,军部连一匹战马也没有调拨给他。
      「军部的混蛋,除了关心自己能得到多少的薪水外,什么事情也不做!」
      叶天龙是咬牙切齿地自掏腰包,军费好像流水一样的花出去,也正因为要花的是自己的钱,他的军队成为最精干的典範。
      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天龙军团正式在任丘城成立。
      正当叶天龙面对校场上二万名士兵想要发表他身为军团长之后的第一篇演讲时,一个警讯突然传来。
      「青峰山的山贼们又出现了!!」
      坐在观礼台后面包厢里面的于凤舞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禁喃喃道:「看来这一天是没有办法举行什么庆典仪式了!」再看龙灵儿早已跑出了包厢,召集她的近卫团战士去了。
      没有想到準备大出风头的演出被山贼们破坏了,叶天龙是火冒三丈。
      「出发,让这些山贼成为我们天龙军团的祭旗!」
      叶天龙中气十足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校场,他的万丈豪情让在场的天龙军团将士无不感到心中一阵热血沸腾,每一位将士都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发出怒涛般的吼声来应和。
      但没有等到他们到达,山贼已经闻风而逃,让叶天龙的大军再一次扑空。望着被山贼们破坏的村寨,叶天龙恨恨地挥剑,将身边的一株小树砍断。
      他当即下令让左岛近和范铜带领大军将青峰山的道路全部封锁,自己留下来帮助这些村民修理家园。
      处理好这边的事务,回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叶天龙带着辛西雅十五个女神战士策马往任丘城去,龙灵儿和她的近卫团则留下来继续帮助村民修复家园。
      经过一个废弃的村落时,叶天龙突然感到心中一阵气血翻腾,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他发出召唤,腰间和他心灵相通的神剑烈火也发出一种奇怪的跃动。
      「这是怎么回事?」叶天龙一时好奇,顺着这种奇怪的感觉来到了村落的中心。
      毫无人烟的村落一片的荒凉,到处是断垣残壁,冷风吹过,带起满地的沙尘。但叶天龙无暇顾及这些,他的视线被广场上的一件器物吸引了。
      这是一个村落中心的广场,可能是村民休息和游玩的场所,面积不小,足足有百步的範围。因为被废弃了一段时间,荒草快要没胫了。
      但不知何时起,在广场的中心插着一面旗旛,三角形的旗旛上面用黑白二色绘出螺旋的图案,在冷风的吹拂之下,不住地飘扬。
      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旗旛,真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叶天龙凝神看去,就觉得那不住飘动的旗面在自己的面前变得越来越大,心中涌起一阵没有来由的诡谲波涛,再定神望去,似乎那面旗旛在向四面八方无限地扩张,可以把所有的心神全部吸进去。
      越是接近这面旗旛,这种感觉就越发地强烈,但叶天龙却又不想掉头离开,确切的说,是他无法离开,似乎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将他拉向这一面诡异的旗旛。
      「叮!」腰间的神器烈火突然间发出一声鸣叫,让叶天龙吓了一跳。
      但也是这一声鸣叫,让他的心神倏然清醒过来,不知不觉地,他已经走到了旗旛的前面,正伸手去摸这一面旗旛。
      回头望去,辛西雅和其余的女神战士正紧跟在他的后面,脸上的神情有些紧张和不安。
      看到叶天龙望过来,辛西雅低声说道:「公子,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个地方有一种奇怪的阴邪之气。」
      「阴邪之气?」叶天龙呆了一下,老实说,对于为什么会跑进这里,现在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现在他的心中已经升起了警告的旗子,这个地方绝非久留之地!
      倏然一阵恶寒从他的手上传来,叶天龙正眼一看,原来是幡旗被风一吹,正打在自己的手掌上。感觉上这旗旛的质地非丝非绢,非绸非缎,十分的柔滑。
      「这感觉好奇怪啊!」
      没有容得他再转什么念头,霎时狂风大作,黑白两色的旗旛猛烈地拂动,发出猎猎的响声,旗面上的螺旋图案突然一变,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拉长了一样,朝四面无限地延伸过去,一股黑气从中冒出,顿时将叶天龙和辛西雅以及后面的女神战士全部卷在其中。
      「乱魂千军伏!」辛西雅突然惊叫一声:「这是镇魂之旗啊!」
      叶天龙虽然不明白辛西雅话中的含义,但他知道自己这些人已经陷入了一个诡异的圈套之中,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设下圈套的人躲在哪里?
      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越来越盛,似乎在一瞬间,这里的天地已经陷入混沌太初之时,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叶天龙本能地伸手,拉出了腰间的神器烈火剑,早已跃跃欲试的神器一出,立时神光大盛,赤红的气流不断地从剑身上涌出来。
      「姐妹们列阵!」辛西雅的娇喝声在浓浓的黑雾中显得特别尖锐响亮:「保护公子!」
      数道白光划破黑雾,是女神战士的闪电标枪,她们将叶天龙围在当中,神情十分肃穆。因为她们知道这面镇魂之旗的来历,这是当年众神之战中一件非常奇特的神器,据说拥有这面旗旛就可以自由出入三界九地,镇天神之魂魄,创世之神就是这面旗旛的最后主人,此后,再也没有这面旗旛的任何消息。
      而对于女神战士来说,这面旗旛最可怕的地方是它可以隐藏起千军万马,让所有的耳目失去作用,所谓乱魂千军伏就是这个意思,它所在的地方,就算有千军万马潜伏着,也无法查出来的。
      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再次看到这面旗旛,辛西雅起先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这旗旛一发动,她便十分确定了。
      望着红芒自动爆涨的烈火剑,叶天龙灵机一动,猛然挥手,狠狠地斩向前方的黑色雾气中。烈火剑所到之处,有如披荆斩棘,分波破浪,黑色的雾气往两边急速荡开,前面正是旗旛所在之地。
      烈火剑还没有接触到旗面,从剑身上就爆出一道赤芒射入不断飘动的旗旛上,满天的焰火中,从旗旛上射出了数道隐约的青影,朝叶天龙点头致意后,飘然上升至半空中,渐飞渐远,直至看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没有明白过来的男人还在发呆的时候,满场的黑色雾气已经开始彙集成团,往旗旛急速飞来,那情形好似长虹吸水一般,蔚为壮观。
      雾气消失殆尽,广场上人潮汹涌,在落日仅余的一丝光芒照射下,升腾着强烈的杀气。
      叶天龙顿时吓了一跳,广场四周居然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无数的山贼,个个刀枪在手,剑出鞘,箭上弓,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
      「就是这个家伙,他的头值五万金币!」一声炸雷在半空中响起,震得叶天龙的耳朵一阵嗡嗡作响。
      举目望去,站在一间半破的房舍顶上发号施令的是一个相貌狰狞,暴眼阔嘴的大汉,手上是一把沉重的阔锋剑。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面色发青,半百年纪的削瘦男子,一双眼角下挂的三角眼,任何一个人都会对这个人产生难以磨灭的印象。
      盗群发生一阵骚动,当先发难的是位列于后方的弓箭手,不过叶天龙要庆幸他面对的只是一群山贼而已,因为不是按照正规军的配置,也可能没有多少余力来配置花费巨大的远程攻击手,所以山贼的队伍中没有太多的弓箭手。要不然的话,一照面就是一阵猛烈的箭雨,叶天龙他们就难过了。
      一阵手忙脚乱,叶天龙和女神战士总算把山贼的第一波远程攻击应付过去。人虽然没有挂綵,但他们胯下的战马却是血肉之躯,就连战甲也没有披的它们无不身中数箭,当场倒毙。
      叶天龙和辛西雅她们都是身手高超之辈,早已从战马上跃下,他们的动作并没有因为战马的倒下而受到影响。
      吼声如潮,被金钱沖昏头脑的山贼们操起武器,怒涛般地朝叶天龙冲杀过来。
      沖得最快的五个人眨眼之间已经到了跟前,两刀三枪朝叶天龙身前的女神战士招呼过来。
      一声娇叱,女神战士手中的飞电标枪爆出漫天的电光,人影纷飞,中者立倒。叶天龙的动作也不慢,一声怒啸,闪身冲向东北角,剑起处风雷骤发,铮一声接住攻来的一支长剑,身形斜移,顺势一剑贯入第二名山贼的右肋,同时口中大叫。
      「往这边走!!到房子那里去!!」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应了一声,身形开始跟着叶天龙移动。混战中,叶天龙发觉到这些山贼的实力相当可观,可以说个个都是强悍之辈,其中有不少的家伙剑上的火候非常精纯,显然是山贼的精锐部队。
      对于这些家伙居然会想到躲在这个地方,然后运用那面鬼旗来引诱自己的行动,叶天龙感到十分佩服,看来山贼之中也是有能人在。
      只要看到之前山贼的游击战术,自己应该知道这些山贼另有巢穴的,不然的话,数次封锁青峰山,就会对这些山贼的行动多多少少起到一些妨碍的。
      现在只有先退到房子那边,这样一来就不会陷入山贼的重围,毕竟四面八方都受到攻击的滋味不好受,而辛西雅和那些女神战士为了保护叶天龙,已经多多少少受了一点伤。
      三把刀狂野地劈下,霎时将挡在叶天龙身边的一个女神战士硬生生逼退一步,随后七八个山贼暴喝一声,扬刀冲进辛西雅她们的圈子,两个女神战士火速补上位子,手中的银盾向前一展,随后就将冲过来的山贼挑跌。
      叶天龙刚刚劈翻两个山贼,风声从侧后响起,劲风之强压得他的护身真气一阵波动,前方又是三枝长枪火杂杂地刺来,搅起满天的冷电。
      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叶天龙知道不能侧身避让,便大喝一声,虎目圆睁,神器烈火剑在身前一转。
      「八方风雨疾!」他使出了一招应付群战的绝招。
      三个山贼惨叫一声,打着转在他的身前倒下,鲜血飞溅,就连他们的兵器也被叶天龙这一剑绞成数段。后面袭来的那一剑则是从叶天龙的肩头划过,一阵火辣辣的感觉瞬时传到他的脑中,他也受伤了!
      但那个偷袭的家伙更是惨,浑身被烈火剑的剑气划出无数道伤口,每一道伤口都是深达骨头。
      这些山贼着实强悍无比,同伴的生死好像与他们毫无关係,身上,脸上溅上的鲜血也毫无感觉,简直是不顾命地朝叶天龙杀过来。而且他们身上的那一件奇怪衣甲又需要叶天龙他们花上比平时多数倍的真力才可以破掉,小小的伤口对于这些山贼来说,好像是无关紧要的,除非是一招致命,不然的话,他们的反击让叶天龙他们更加难以抵挡。
      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冲到了广场东北角那座石砌房子的前面,叶天龙身上已经添了十来道伤口,所幸的是伤口并不深,而辛西雅她们的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难以计数。
      叶天龙一个箭步冲到房子的大门前面,大声说道:「到里面去!」这一场厮杀已经让他感到有些吃力了,山贼的强悍让他花了不少的真气,现在他只想退到房子里面,凭借此处来全力防守,等待援军的到来。
      因为这个地方如此的杀声总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不管是谁得到消息,大军就会马上赶到。
      站在房顶的那两个山贼头目一直没有动静,只是冷冷地看着叶天龙的行动,见到叶天龙要冲进大门,两个人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酷的微笑。
      「砰!」的一声,大门突然打开,两把大刀一左一右朝叶天龙兜头砍下。
      「受死吧!」一把粗豪的声音在大门里面响起:「小子,今天是你的死期!」
      变生猝然,叶天龙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房子里面居然埋伏着山贼,而且还是武技相当高明的山贼,就从这两刀的气势来看,绝对是高手,至少有法斯特千骑长那样的水準。
      若是换作平时,叶天龙还不会很在意,但现在他的真气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加上一点心理準备都没有,可以说对他的威胁极大。
      性命攸关,叶天龙大骇,想退却已经是力不从心,只有竭力避开身上的要害,身形疾晃连退,但那两刀如影随形,根本不让他有丝毫的喘息之机。
      而此时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全部被如潮水般涌来的山贼缠住,无法脱身。
      突然间,从叶天龙的两侧冲过来两道身影,挡在他的前面,毫釐之际接下了这两刀,是两个女神战士,但她们用的不是什么武器,而是她们的身体。
      刀起鲜血溅,叶天龙感到眼前一热,他怒吼一声,身上涌起了一股莫名的神力,想也没有多想,手中的烈火剑好似有了生命力一般,有如一道张牙舞爪的火龙将刚刚偷袭成功,扬刀狂笑的大汉吞噬。
      剑落,叶天龙的双手分张,刚好将两个柔软的娇躯接住,温暖如玉,绵软柔美的娇躯就势倒在他的怀中。
      两个如花的美女为了自己居然会用她们的身体来挡敌人的刀,叶天龙的脑海中蓦然闪过当初金凤八卫为了自己而死的场面,一种难以言状的狂怒在心底涌起。
      但此刻他只有紧紧搂住两个他只知道名字的女神战士,平日里这两个女神战士都是默默无声地跟在自己的后面,连多说一句话也没有,但此刻却是让叶天龙感到一阵无以复加的痛苦。
      愤怒和伤心化成刻骨的恨意,一股莫名的气流在他的身上流转起来。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怒叱连连,阵型变化着朝叶天龙围拢过来,手中的飞电标枪又疾又狠,接连不断挑飞了近身的山贼。
      「总算让我基列等到你了!算你狗运,那两刀没有杀死你。」
      狂笑声中,一大群人从房子里面冲出来,列阵在大门外。当头的正是盗贼联盟中的基列,手下全部是他精心挑选的悍贼,个个是身披战甲,手持斩马刀。
      叶天龙的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狠声道:「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飞电标枪一摆,将山贼逼退,辛西雅火速退到叶天龙的身边,低声说道:「公子,放开她们吧,没有什么大碍的!」
      叶天龙一呆,再看被自己揽在怀中的女神战士,果然呼吸已经恢复正常,虽然浑身鲜血,看起来十分可怕,但很明显的,已经再没有血流出来了。
      一阵狂喜顿时跃上他的心头,瞬间即逝的神情变化让把这一切看在眼中的女神战士十分的感动,自己所侍奉的主人对情义是极为看重的。
      辛西雅伸手接过这两个一时有些虚弱的女神战士,毕竟这两刀是那两个死鬼盗贼毕生功力的一击,所中的地方又是要害之处。得到辛西雅的真力相济,两个女神战士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因为心疼女神战士的受伤,以及她们对自己的忠心,叶天龙对眼前的敌人产生出一阵前所未有的愤怒,这一股怒火催动了体内的那一股无名的暴戾之气,化为一种让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气势,让他的功力似乎突然间有了一个飞跃式的提高。
      「杀光眼前所有的敌人!!」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不住地响起,越来越大,几乎充满了他整个身心。
      明显感受到叶天龙身上发出的强烈杀气,站在面前的基列和他手下的盗贼们全部感到一阵心寒,这是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的心跳加快,手心冒出汗水。
      看到自己的伏兵没有产生作用,一直显得胸有成竹的两个山贼头目也沉不住气了,双双从屋顶上跃下来,加入了对女神战士的围攻。只有在面对着女神战士的时候,他们才真正明白到这些美女的战力有多可怕。
      看起来是众人一齐上的,但实际上真正对上的总是只有五六个人而已,因为女神战士的站位非常的巧妙,相互间的掩护和进退刚好使得敌人不能在一个正面全部将实力展开。
      这种似圆非圆,似方非方的不规则阵型乃是女神战士应付群战的最大利器,在经历了千年的磨合之后,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鲜血飞溅,山贼的惨叫声不断,一个个山贼冲上来,然后被飞电标枪挑倒。看来除了消耗战之外,根本无法击败这些可怕的美女。有了这样的觉悟,山贼的两个头目感动一阵心寒,今天看起来是计算错误了。
      基列身边的三个悍贼似乎受不了叶天龙身上发出的强烈杀气,嚎叫着挥舞起手中的利剑直扑过来。
      剑风激荡,显出他们的不凡实力,这些盗贼的确是相当可怕,怪不得以前能在青州一带横行一时。
      一时间正沉浸于自己身上的突然变化,叶天龙根本没有在意敌人的冲杀,身边的辛西雅正想出手的时候,却看到叶天龙蓦然大喝一声,手中的神器烈火剑电般飞出,赤红的剑身幻出了一片红光,炎流激荡中,三个盗贼全部飞跌,旋舞中鲜血四处洒溅。
      「轮到你了!」叶天龙威风凛凛地大踏步前进,直奔基列,手中的烈火剑一扬。
      「你们都得死!!」
      人群一阵大乱,虽然感到莫名的害怕,但毕竟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悍贼,看到叶天龙一个人居然大模大样地冲上来,无不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暴戾地大叫起来,像是在咒骂,更像话是为自己打气,增加气势。无疑的,叶天龙此时的形象给他们的无形压力实在太大了。
      但不管怎么说,叶天龙只有一个人,而他们足足有二十多人,每个人挥出一剑的话,都二十剑以上了,难道叶天龙有三头六臂吗?
      可是他们马上发现自己的错误,而且是无可挽回的错误。叶天龙手中的烈火剑比天上的雷电更可怕,剑势展开有如来自无间地狱的追魂使者,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冲向他们人多的地方,剑光到处摧枯拉朽,只见盗贼们头断肢裂,没有人能挡住他一剑,真有如虎入羊群!
      外面杀声骤然响起,是龙灵儿和她的近卫团到了。此地的厮杀终于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得到报告的将士无不急忙赶过来。龙灵儿和近卫团距离此地最近,所以她们是第一个到达的。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琪琪色原网站 日夜撸_欧美色色_色五月激情五月_淫色小说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